当前位置:首页 > 安防资讯 > 安防企业

TDK东莞工厂员工罢工,抗议赔偿不公

农历暮春三月的珠三角,一派雨横风狂,残红满地的衰败景象。而日资世界电子巨头TDK旗下位于东莞南城的新科厂,因为员工长达数日的罢工,工厂被一派悲伤压抑、萧瑟凄冷的气氛所笼罩。

曾经无限风光的万人大厂,由于近年来工厂连年亏损,员工们大多各奔东西,早已不复往日的光彩。在一千六百多名员工的罢工浪潮中,这家全球最负盛名的硬盘OEM制造商零落在凄风冷雨中。

罢工因员工不满安置方案

从4月18日开始,东莞南城新科磁电制品有限公司(SAE)的员工因不满工厂关闭后不给工龄补偿,而是安置到长安分厂的做法,发起了维权罢工。

对于这一做法,或许资方认为长安新科与南城新科同属一个集团,只是工作场所和内容发生变更,因而不需要作出赔偿。但员工们则不同意这一观点,长安新科与南城新科是两家完全独立运转的公司,既然南城工厂即将关闭,公司应该结清工龄补偿后再安排到长安分厂。看来,员工希望利用此次变动机会让工龄补偿落袋为安,但新科方面的做法是让被安置到长安的南城新科的员工接续以前的工龄,相信这才是导致罢工的主要原因。

对于员工的罢工,新科的资方表现十分强硬,不但于昨日开除三名员工,而且还发出通告,限令员工们在4月24日前复工,否则将继续开除500名员工。但员工们似乎不为所动,于昨日晚间继续发动罢工,并在网上发布相关图片和文字信息。

揭秘全球最大的磁材料制造商SAE

SAE是1980在香港成立的一家生产磁性元件的制造企业,隶属日本TDK,全名为斯坦福应用工程(SAE),据说新科是根据斯坦福的粤语谐音得来。SAE主要生产硬碟磁头、硬盘驱动器、光通讯连接器件、录像机磁头、数码录像机和热敏打印机磁头等。是全球最大的独立读写磁头供应商,旗下产品覆盖全球,主要供应给三星、东芝、日立、富士通、西部数据、CORNICE等世界各地数据储存产品生产商。

自1989年以来,SAE相继在广东省东莞市设立新科电子厂、新科磁电制品厂、新科影音制品厂、长安新科电子制品厂等数间规模宏大的分厂。到1999年,新科东莞员工已高达2.5万人。

在东莞,新科算是一个比较好的企业。企业文化也很浓厚,工作强度不算大,工资3600加绩效加年终奖,双休,法定假日都按法律规定。伙食方面也还不错,一餐五块多六块多,早餐两个包子九毛,炒粉一块七,豆浆粥免费。公司对员工也比较尊重,初进工厂的员工能够感受到老员工的浓浓关怀,很多离开的员工都比较怀念在新科打工的日子。

SAE不断从世界各地,包括美国硅谷,台湾等地网罗各方面的科技人才,是一家世界级的尖端科技产品制造企业。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李瑞环、李岚清、吴仪等曾来公司视察工作,前香港特首董建华、曾荫权,香港财政司司长唐英年,联合国前秘书长等也曾慕名前来参观。

关厂有迹可循

SAE曾经是TDK集团旗下最赚钱的子公司,但从2008年开始,新科遭遇流年不利。2008年年初因卷入偷税风波,被海关处罚8亿,给新科公司对华的投资信心造成重大打击。

从2008年开始,中国政府作出重大政策调整,外资企业在土地、劳动力等方面的成本大幅提升、税收优惠政策逐步取消。而且,政府强制企业购买社保,并且不断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短短五年时间人工成本上涨数倍。以普工为例,2000年新科给新进厂普工的每月底薪仅为400元,到2008年新劳动法出台也才提高到815元。还是以这名2000进厂女工为例,其2008年低薪815,加班约110小时,每月到手工资仅1200元。但到2013年,新科给新进厂员工的工资、加班及社保达4000多元。短短五年时间新科普通员工工资上涨近三倍,对这家劳动密集型的高端制造企业来说也是不堪重负。

2013年11月,原计划投资3.5亿美元的东莞宏远新科科技园被东莞市政府取消重大项目资格,并收回配置的100亩用地指标。据悉,取消的原因是TDK方面已不考虑增资扩产,致使项目搁置。

此后,媒体上不断传出TDK将制造业迁移到东南亚的消息。2015年12月,南城新科对SP部门裁员80~100人,员工获悉裁员的主要原因是生意转差,产能向菲律宾转移。综合以上消息,近日南城新科的关厂就不足为怪了。

TDK应正视员工诉求

虽说如今固态硬盘来势汹汹,传统硬盘行业一年不如一年,但新科磁头制品的利润仍然可观。作为世界知名企业,新科对被裁员工的赔偿向来不低。据新科员工回忆,此前有个大陆的部门经理做了十多年被裁后赔了三四十万,工程师赔偿七八万,十万左右的很多,基本是按劳动法N+2赔的。

当然,有人表示有些四十岁左右的罢工员工就是冲着赔偿去的,想以罢工来要挟公司裁掉自己,并拿到赔偿款。但想想这些老员工在新科从十几二十岁干到中年,前十年一直是低工资和低福利为公司打工。尽管现在工资和福利待遇大大提升了,但员工们身背“新四座大山”,甚至比涨工资前更“穷”了,她们利用此次公司调整拿回本属自己的利益,也是形势所迫。

在为新科服务的十多年光景中,虽不曾有即若卓绝的贡献,也沐浴着新科处处洋溢的人文关怀,但背井离乡来莞打工,忍受着亲情的隔离,背弃赡养父母的责任,甚至承担着子女教育缺失所造成的巨大苦痛。其中的辛酸悲苦,又与何人说!

其实新科公司因经营成本太高而被迫裁人,实属正常,毕竟开办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赚钱。但公司在裁员过程中,按照劳动法赔偿,表露少许人情味又何尝不可?

如今,随着制造业的撤离,中国大陆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少,但生活成本却越来越高。中国大多数打工者,给当地经济作出了巨大贡献,却无法获得相应的福利。待到年老体衰,工厂撤离,还得回到农村度过注定贫困的余生。十年一觉打工梦,待转头时皆空。

2016-04-26     来源:未知     编辑:     点击数:9  
更多.
工具资料
安防技术
热点资讯

更多.最新内容

更多.热门关注